谷仓 从医近50年

简介:现任南京脑康中医医院主任医师、儿科主任、毕业于黑龙江省中医药大学,具备坚实的理念和知识丰富的临床经验,先后在大庆市中医院、北京太阳城医院从医…… 【详情】

自闭症儿童父母的创伤

在线预约 | 问答医师      进入医师答疑区     来源:南京脑康儿童发育行为研究院

自闭症儿童父母的创伤

我早接触的特殊儿童是一个小脑缺失的孩子。那个孩子当时2岁,小脑只有皮层,其它结构都是囊体填充的。因为他没有协调能力,2岁了还不会爬。我们当时进行的是一个非正式的问答,我开始的思路是指向孩子的。我和家长说,所有肌肉能力的练习,都应该是有人扶着他的。要他不会摔倒,尽可能不让他有这种创伤性的体验。后来我碰到两个做家庭治疗的外国医师,就和他们讨论这个案例。我问外国医师:“对于这类小孩你们会怎么帮助他?”医师问了我一个问题:“你觉得父母的心态如何?”我心想,我只管训练孩子,让他能走就好了,没想过要考虑父母的心态。有一个医师原先是特教出身,他说:“父母的心态决定了这个小孩到底可以走多远。”

这个医师的关注点体现了家庭治疗的思路:我们要从整个家庭系统的角度来看,什么样的环境对于孩子的康复是有帮助的。自闭症不是孩子一个人的问题,整个家庭都会受到孩子患病的冲击。对于作为照顾者的父母来说,有一个被诊断为自闭症的孩子意味着巨大的打击和沉重的抚养压力。有研究者提出,对于父母来说,孩子被诊断为自闭症是一个创伤性事件。这些家长会出现创伤后压力反应,并可能发展出焦虑症、抑郁症等心理障碍。有大量研究支持这一论断。自闭症儿童父母的压力和抑郁水平均高于正常发展儿童的父母,甚至还要高于其它类型的非正常发展儿童父母。

当发现孩子出问题的时候,所有人的关注点几乎都在孩子身上,大家都在出主意——到底怎样孩子才会好。没有人真的理解父母到底经历了什么心理创伤。父母自己常常也不会关注自己的创伤,而是把目光更多地放在孩子的问题上,他们会想尽各种办法解决问题。我问答的很多自闭症儿童的家长就像一部无法停止的机器,不停地运作。很多人会通过麻痹自己,回避很多问题。他们觉得把自己累糊涂了,晚上就不会胡思乱想,可以好好睡觉了。没有人真正重视这些家长自己的心理创伤,并为他们提供支持和帮助。在这种情况下,父母会寄希望于孩子的状态好起来,从而平复自己的创伤。但在现实中,父母会因为这种期待更加受挫,因为自闭症孩子很难达到家长的要求。更坏的是,当父母询问训练师“我的孩子为什么还没好”时,父母有时候得到的回答会是:“你的训练量肯定没够一天8小时,你今天的训练一定是有问题的。”这时候,家长成了要为症状负责的人,是要受到指责的。这对父母来说,可能是另一个打击。

与现在主流的干预方式不同,家庭治疗会把父母的心理健康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上。虽然的确是孩子的状态影响了父母的心理健康,但作为孩子的依恋对象,父母心理健康与否又会反过来影响孩子的心态和其康复水平。只有父母更健康的时候,孩子才会更健康。

父母情绪问题对孩子症状的影响

在家庭治疗的理论里,一个家庭成员的心理行为问题是整个家庭系统动力失调的结果。调整其他家庭成员的认知和行为,调整家庭互动情况,有可能对缓解该成员的问题有帮助。大量研究都发现,父母和孩子的心理健康水平是高度相关的。也就是说,如果父母的心理健康水平不好,孩子就很难有一个好的心态。所以,调整父母的心理健康状态很重要。但是,在与自闭症家庭的接触中我们发现,父母经常会陷入相反的思维里,以为只要自己的孩子好了,自己就没问题了。然而,孩子需要要从父母那里体会出自己是被爱的、被接纳的和被欣赏的。如果父母连自己都不欣赏,对自己不接纳,对孩子生病这个事实都不接纳,那么孩子很难有这种正性体验。

我们的研究团队曾经做过一个针对自闭症孩子父母的访谈研究,访谈中有一个问题:你觉得你的孩子什么时候状态比较好?对答案进行编码后,我们得到了两个因素。榜首个因素是孩子自身的情绪状态。很多家长提到,当孩子觉得高兴或者放松的时候,症状表现就会不那么。家长的这种观察跟现有研究结果是一致的。已经有研究发现,自闭症儿童的焦虑水平高于正常发展儿童,并且焦虑水平越高,刻板行为表现越多。有研究者认为,受限的兴趣就是自闭症儿童对焦虑等不良情绪的一种应对方式。我们编码得到的第二个因素,是家长的情绪。当家长表现出积极情绪的时候,孩子的状态会比较好;而当家长表现出消极情绪的时候,孩子的症状就会比较多。我们可以来看两个访谈片段。

推荐医师 Good doctor

  • 任守臣
    任守臣

    主任医师

  • 顾伯美
    顾伯美

    副主任医师

  • 何大可
    何大可

    副主任医师

  • 张桂玲
    张桂玲

    癫痫科主任

  • 吴萍嘉
    吴萍嘉

    主任医师、教授

  • 谷仓
    谷仓

    主任医师

南京脑康中医医院公益活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