谷仓 从医近50年

简介:现任南京脑康中医医院主任医师、儿科主任、毕业于黑龙江省中医药大学,具备坚实的理念和知识丰富的临床经验,先后在大庆市中医院、北京太阳城医院从医…… 【详情】

自闭症超百万 更需社会包容和接纳

在线预约 | 问答医师      进入医师答疑区     来源:南京脑康儿童发育行为研究院

  近来,本报互动平台上有读者发来短信倾诉,作为家长,养育患有自闭症的孩子,难处多。昨日,记者探访了爱心家园康复中心,距离接触了一群自闭症患儿。

  学龄儿童入学难

  “我叫小宇,今年14岁。”眼前这个男孩,正用缓慢的语速回答记者的问题。

  奶奶告诉记者,小宇从爱心家园“毕业”后,先后在5所小学就读,断断续续读完二年级,各所学校均以“治好病再来”为由拒绝让小宇升学。而在医学上,自闭症是身残疾,几乎不可能“治疗”。

  2008年,经过家人努力,沟皮滩太平小学同意接纳小宇。经过两年多的学习,小宇在智力、独立性和与人交往等方面都有很大提高。

  2010年底,小宇的妈妈因病丧失工作能力,小宇来到贵阳与爷爷奶奶生活。老人曾多次找到家附近的小学,请求他们收孩子读书,但均被拒绝,甚至有学校负责人称:“智障、残疾我们都可以收,就是不收自闭症。”

  身残疾治疗难

  在爱心家园里,一群自闭症患儿会无端表现出哭闹、大笑、发呆、打滚等异常行为。经过长时间的干预治疗,部分孩子可学会自立,能实现与人交流。

  据爱心家园校长赵艾欣介绍,自闭症虽是身不能治疗的残疾,但如果及早发现,通过专业方法进行干预,自闭症患者是有可能学会独立、融入正常的社会人际交往的。

  自闭症患者的干预治疗是一个长时间不懈的过程,需要家人及社会的帮助和支持,赵校长说,很多人不了解自闭症,认为他们是疯子或精神病。其实他们也懂爱,只是不会回应,但人们给予的每一点爱,他们都能感受得到。“我想他们更需要的是社会的包容和接纳。

  回归社会路漫漫

  目前,有3500万名自闭症患者,其中,我国自闭症患者已超过100万人。目前,残疾人联合会成立了专门的自闭症工作领导小组,北京、江苏、深圳等地也制订了自闭症患者的补助标准。

  在贵阳,由于经济欠发达,这个特殊群体还没有获得资金补贴,只有两所民办机构具有几十人的接收能力。为自闭症患儿找到人生道路,还需要社会各界伸出援手,帮助他们回归社会。

推荐医师 Good doctor

    暂无相关内容
南京脑康中医医院公益活动